属猪

哥属猪的短篇小说

属猪 2018-04-12 手机版

  “生命就是这样,错过了白雪皑皑,便错过了冬季,错过了芳草萋萋,便错了春日,错过了一抹眼神,便错过了一颗灵魂,错过了一个决定,便错过了整个生命!”

  “所以说,你做决定了吗?”

  “龟奶奶,我有选择吗?”小龙女眼神闪烁的看着面前的老奶奶,显得很犹豫不决。

  “傻孩子。”背着一个龟壳的老奶奶慈爱的拉过小龙女的手轻轻拍了拍:“当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心里就已经做好了选择。”

  “可是我怕……”小龙女欲言又止。

  “怕什么。”老奶奶直视着小龙女,那双浑浊的眸子瞬间明亮起来,随后又暗淡下去,似乎是感慨:“这个世界上…没有比后悔更折磨人的了!”

  小龙女看着情绪有些低沉的老奶奶,回想起她年轻时的往事,一时愣了神,似有所悟。

  “父王,妹妹整天这样魂不守舍的,不如你就成全她吧!”

  一想起妹妹流着泪,唔着心说疼的画面,熬广就一阵心酸,因为打小母后去世的早,父王又整天忙于政务,他这个哥哥又当爹又当妈,比爱自己还心疼这个妹妹,整个东海龙宫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,一直以来那个快乐无忧无虑的妹妹变得如此悲伤,这令他这个哥哥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所以甘愿冒着被父王痛骂一顿也得劝劝父王。

  “混帐!”

  东海龙王怒指着熬广:“这是不可能的事,无论谁来求情都不行,昨天南海菠萝王子派人求婚,本王已经答应了。”

  “父王…你,妹妹她……”熬广只觉得一阵心凉。

  “我这是为她好。”东海龙王怒气冲冲的抛下一句话,拂袖离去。

  “妹妹,我得赶紧告诉妹妹!”熬广想起目前最重要的事。

  猪八戒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,前途一片光明,而自己却找不到出路。

  因为他已经牵着阿奴在这片林子里面绕了好几圈了,可始终还是没有走出去。

  “死猪头,你到底认不认识路啊?我绕的头都晕了。”阿奴埋怨着走在前边正在四处打量寻找出路的猪八戒。

  “不要着急嘛,你放心好了,地球它是个圆的,无论我们向东走,还是向西走,最终我们都会到达目的地的。”猪八戒安慰有些烦躁的阿奴。

  “可是你知道哪里是东,哪里是西吗?”阿奴抬头看不见一丝阳光。

  猪八戒抬头看了看,沉默了下去。

  直到这一刻,猪八戒终于发现自己是真的迷路了。

  “不用担心,没有太阳,我们还拥有月亮,星星会为我们指明方向的。”猪八戒乐观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认为我们头上的这些叶子既然能遮住太阳,就遮不住星星吗?”阿奴额头上冒出几条黑线。

  “……”猪八戒认真的想了想,虽然他很不想接受阿奴的打击,可是他不得不在事实面前低下头,“这个臭丫头,怎么就专门打击人家,乐观一点不好吗?非要把希望的曙光给吹灭,太让人自卑了,活该长的那么黑!”猪八戒心里恶意的想,那种迷路造成的伤心变得顺服多了。

  这是一个拥有低级趣味的家伙。

  “笑什么呢?好猥琐。”阿奴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“谁,谁猥琐了?”猪八戒反驳道“你也不看我这张英俊的脸,像吗?”

  “禽-兽。”阿奴又给猪八戒下了一个新的定义。

  “禽-兽?”猪八戒哈哈大笑,一点也不生气,一副你懂我的猥-琐表情。

  “别喊我禽-兽,你懂我的,我是禽-兽不如。”

  猪八戒一脸自豪。

  “哥属猪的。”

相关推荐